• English
  • 简体中文
  • 京沪高速充电桩2017年度白皮书


    发布时间:2018-01-09 09:27:59    您是第45位浏览者


    京沪高速全长1261.99公里,是中国大陆第一条全线建成高速公路的国道主干线。北起首都北京,纵贯河北、天津、山东、江苏,南至长江三角洲龙头上海,京沪高速承载着连接北京、上海两个新能源发展核心城市的城市间通行重任。那么,这条高速动脉的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是否“电力十足”?

    带着疑问,电动生活探桩调研团队先后于2016年10月和2017年4月两度对京沪高速沿线服务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现状进行实地调研。探访期间累计行驶5000公里,触达充电站点65个,收录可用公用充电桩282个,并制作独家认证实景路书。本次实地调研所得数据经过汇总分析,均在《电动生活京沪高速充电桩2017年度白皮书》中得以呈现,笔者期待报告能为新能源政策规划、高速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参考。同时,探访期间的用车轶事、充电桩导航信息也均在《电动生活独家路书 探桩奇遇记》中体现,期待成为广大车主筹备纯电动汽车长途出的攻略锦囊。

    下载完整版《电动生活京沪高速充电桩2017年度白皮书》

    2 转发本文至微信朋友圈保留24小时(须为“所有朋友可见”)

    3 将朋友圈发布截图发至官方微信,客服人员会回复下载方式

    京沪高速并非一条完整的高速公路,而是由多段高速公路连接而成,虽目前已将G2高速定名为京沪高速,但也曾经过几次路线改编,主要分歧在沧州-济南路段,由于济乐高速(济南-乐陵)的建成,国家7918公路网对G2改编将济乐高速纳入新G2,而老京沪高速这段则改为G3。据悉山东省于2016年5月正式公布济乐高速路段建设充电桩的计划,由于该路段部分服务区刚建成不久,加油站尚未建立,充电桩的状况仍停留在计划阶段。故本报告此行数据采集及探访调研均基于“老京沪高速”并非全是“最新的G2高速。

    京沪高速纵贯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上海三直辖市三省 ,单程约1240公里,设服务区34个,平均每35.44公里设1个服务区(2个服务区为双向共用)。全程共设服务区66个,服务区间最大间隔出现在山东省临沂和郯城服务区之间,间隔约为67公里,每个服务区均设有充电设施,全线快充覆盖率达100%。

    为验证京沪高速充电站建设是否满足纯电动汽车的出行需求,本报告依据中短途及长途出行的不同需求,将京沪高速划分为两个具有地域代表性的路段进行调研。

    京津冀路段单程约290公里设有9处服务区,平均每32.22公里设一处服务区。

    鲁苏沪路段单程约950公里设有25处服务区,平均每38公里设一处服务区。

    在66个服务区中经过间隔半年内的两次走访,仅有上海-北京方向的堰桥服务区因施工无法进入核实,其余65个服务区,每站均建有4个直流快速充电桩,总计260个直流充电桩。另,在山东省路段的24个服务区中除新沂双方向服务区外,其余22个服务区均新增设1台交流充电桩。整条高速目前已探明的充电桩总数为282台。

    2016年10月初次探访,66个服务区中有59个服务区的充电站对外开放,开放比例达89.39%,2017年4月二次探访时有58个服务区的充电站对外开放,开放比例为87.88%,略有下降。

    2016年10月第一次走访时65个可进入服务区共设260个直流充电桩,除6个因施工占用或未通电启用的充电站以外,实际开放的59个充电站中共有236个直流快充桩。这其中离网10台,系统故障11台,枪头故障2台,损坏1台,未结算1台,共计有25台电桩出现异常状况占比10.59%。2017年04月第二次走访时,有8个服务区存在施工占用的情况,实际开放的58个服务区中共有232台直流快充桩。这其中,因屏幕故障的8台,离网10台,系统故障5台,枪头故障11台,共有34台电桩出现了异常状况占比14.66%。

    二次调研的数据显示,京津冀路段共设18个开放充电站,共72个直流充电桩,其中18台直流充电桩出现异常状态占比25%。鲁苏沪路段共设40个开放的充电站,共160个直流充电桩,其中16个直流充电桩出现异常状态占比10%。可见,京津冀路段的电桩非正常率要高于鲁苏沪路段。

    可以看出,时隔半年时间,电桩系统故障的数量有所下将,但离网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进,屏幕故障、充电枪头故障的数量呈上升趋势。电桩系统故障情况的好转,说明充电站经过调试和维护,但枪头故障呈上升趋势也反映出充电桩使用率有所提高,电桩的维护仍需要更及时。

    京沪高速双方向共设65个充电站,全部为国家电网运营,目前支持刷卡、APP扫码、输入账号密码充电三种方式,使用起来比较方便也比较灵活。

    二次探访期间,可进入的58个服务区(另外8个服务区因施工改造无法进入)共设直流充电桩232个,正常198个(多种方式充电均可正常充电),非正常34个(有任意一种或几种方式造成无法充电)。

    目前,京沪高速上的所有充电桩均为国家电网运营,分为交流充电桩、直流充电桩两种,其中,交流充电桩全部由山东鲁能制造;直流充电桩则由国电南瑞、许继集团、奥能电源、杭州中恒电气4家制造商提供。

    京沪高速全线直流充电桩中:国电南瑞对外开放直流充电桩128个,非正常率19.53% (除4个临时封闭充电站);许继集团对外开放直流充电桩92个,非正常率8.07% (除2个临时封闭充电站);奥能电源对外开放直流充电桩8个,非正常率12.5%;杭州中恒电气2个充电站全部因为施工封闭,不计入统计。京沪高速全线交流充电桩中:在山东省路段2017年新增设的22个由鲁能智能制造的交流充电桩中,有17个交流桩明确标明“正在调试中”未投入运营,占比68.18%。

    “京沪”高速几乎所有服务区均设有4台直流充电桩,且山东省路段充电站已开始增设交流充电桩,相邻服务区之间最大间隔仅约67公里,从基础设施建设层面能够满足绝大数纯电动汽车的需求。但因充电站不开放的原因导致可用充电站间最大间隔上升至109公里,使最大续航里程不足200公里的纯电动车型正常行驶受到一定影响。

    二次探访数据显示,直流充电桩全部正常的服务区有34个占比58.62%;存在1台问题桩的服务区有17个占比29.31%;存在2台问题桩的服务区有4个占比6.90%;存在3台问题桩的服务区有3个占比5.17%。

    充电桩与车一样出现故障不可避免,但需要及时进行保养维护。目前高速公路上充电桩的使用率还处于较低水平,保养维护的频次也并不高,那么每个服务区要有多少个正常可用的充电桩才能满足最基础的需求呢?

    虽然北京和上海都是新能源车试点推广城市,但是我们在实际走访时发现,连接两个城市之间的京沪高速的所有充电站中,同时充电的车辆最多时也不超过3辆。那如果以3台正常电桩才能满足充电需求的标准来衡量,将有7个(占比12.07%)服务区没能达到标准,其中京津冀路段占5个,鲁苏沪路段为2个。

    从充电桩的运维、使用层面,整条京沪高速直流桩非正常占比为14.66%,相比初探的10.59%有所提升,从故障类型分析,虽然电桩系统故障的数量有所下将,但离网的情况尚未得到改进,屏幕故障、充电枪头故障数量反而呈上升趋势。这也充分说明,电桩曾经过调试和维护,但随着充电桩使用率的提高,电桩的维护尚需更及时方可满足电动出行互联互通的需求。

    电动生活通过此次探桩,采集、整理、分析数据,可以给出运营商更为合理的建桩意见,避免无序发展、资源浪费,更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的路书导航,方便用户找到、使用充电桩,从而提高充电桩使用率,并提供优质运营商筛选以及最佳充电地点推荐等等。

    【名词注解】

    公用充电桩:对全部新能源车主开放使用的充电桩,包括直流、交流及集群充电站点

    个人充电桩:个人申请或购车时赠送的家用充电桩(不开放、不共享、不收录)

    专用充电桩:只对公交车/中巴/出租车等非民用车辆开放的充电桩(不开放、不共享,不收录)

    交直流一体机:均按直流桩统计

    双枪头充电桩:一个电桩配备两个充电枪头且支持同时为两辆车充电,按照两个充电桩统计

    报告的意义和价值

    电动生活希望通过此次周期跨度半年的2次京沪高速实地探桩调研,在运营商层面,通过对城市充电桩的实地探访,采集、整理、分析有效电桩大数据,为运营商提供有价值的合理建桩参考意见,共同促进充电桩有序发展,杜绝社会资源浪费;在主机厂层面,通过与主机厂实时共享真实可靠的各个城市电桩数据,为客观理性的城市销量规划提供有据参考。共同为车主解决充电恐慌难题,增加新能源车辆销售优势及卖点;在消费者层面,通过整合电动生活采集的实测数据以及与其他运营商合作的共享数据,为消费者和车主提供准确可靠的充电桩“查、导、充、付”全环节服务。

    来源:电动生活

    关注我们